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行业资讯 >> 中国矿山减税利少弊多
详细内容

中国矿山减税利少弊多

      近期,国际上澳大利亚、印度、巴西、俄罗斯等资源国家均出现了对矿产资源增税的声音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国内出现下调矿产税建议,以图增加国内矿石话语权。
   在这轮增税潮中,澳大利亚洲政府希望通过征收矿产税,增加政府税收。此举导致了矿业集团的强烈抗议,甚至“牺牲”掉了总理,但政府最终推出了征收30%的矿产资源租赁税。7月14日,澳大利亚政府预计,开征矿业税收后,2012~2014年政府将增加105亿澳元税收收入。
   澳大利亚等国政府想通过提高矿产税,达到福利国民的目的。目前,各大矿业公司都实现了高度的国际化运作,成为了国际公司,这样,铁矿石等资源涨价的利好被输送到了国外市场。
   以力拓为例,它的主要资产是位于西澳皮尔巴拉地区的5座矿山,为其带来了丰厚的利润,但力拓的股东大部分在澳洲之外。
   力拓矿业集团的总部在英国,公司股权明明白白地写着,力拓集团最重要的发行市场在伦敦,同时,力拓集团也在泛欧和美国交易所上市。而在澳大利亚上市的是力拓股份公司,同时也在新西兰、伦敦证券交易所交易。力拓股份公司中,汇丰、JP摩根合计持股24.7%,仅两大投行股权就占到了1/4。
   这样,铁矿石的利润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国外。有数据显示,过去10年,澳大利亚矿业利润飙涨了800亿澳元,但同期政府矿业税收仅增加90亿澳元。
   本国资源开采,得利却被输出到国外,本国政府难以接受这个局面,留给政府的牌不多,而提高对矿业的税收将是最直接的方法,效果立竿见影。而且环境保护、矿山综合治理等方面的托词,政府可以随手拈来,增税合情合理,矿山公司难以从正面直接反击,除了动用自身的潜在力量影响政府决策,剩下的只有服从。当然,矿山的力量足以强大到影响政府,6月末,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宣布辞职,成为澳大利亚40年来任期最短的总理。
   在澳大利亚、印度等铁矿石生产国加征矿产税同时,国内出现降低矿产税的呼声。中国矿山行业提出,降低矿山税,减轻铁矿石开采成本,增强国内矿石供给,达到增强我国铁矿石话语权的目的,但这是缘木求鱼,得不偿失。
   首先,矿石开采成本高,减税难以有效增产。我国矿山普遍有着品位低、埋藏深、伴生矿多等特点。矿石品位低,需要加工拣选过程,这大幅增加了矿石开采成本。矿石埋藏较深,大部分在地下100米以下,即便不征收矿产税,迫于高昂的生产成本,难以有效增加供给。铁矿石生产成本高,与国际矿山形成鲜明对比。澳大利亚、印度等国矿产,多为露天矿,开采便利,矿石生产成本低至二三十美元,而我国矿石开采成本都在100美元以上。我国铁矿石自给率低,不在于矿产税抬高了企业生产成本,而在于国内矿石开采费用高。
   其次,加大开采,将形成对资源的浪费。由于我国矿山规模小、品位低,难以运用大型作业设备,矿山开采处于粗放式作业。比如河北等地,伴生的其他金属不能得到综合利用,被当做尾矿丢弃,造成了资源的严重浪费。如果降低税负,将助长低品位矿山开采,造成环境破坏、资源浪费。
   据测算,在铁矿石价格达到每吨1200元,华北地区的铁矿石开采品位能降到17%以下。如此低品位矿山开采,铁矿石有效利用将成为难题,完全可以等到技术进步以后,再根据经济情况综合利用。
   最后,加大开采,对环境的破坏更大。低品位矿山被大量开采,但国内矿山缺乏综合治理,同时,由于相互间利益牵扯,地方政府往往监管不到位。矿山开采后,连矿坑回填都成了问题,其他的,比如生态地貌恢复等更加难以完成,这造成了当地生态的毁灭性破坏。
   澳大利亚等国为增加国民福利,增税无可争议。尽管阻力很大,但符合国民利益,矿产税提高后,还可以保护本国环境。而我国从增强国内矿石供给角度出发,建议降低矿产税,实不可行,国内矿山生产成本高,即便免税,增加的矿石也寥寥。这表面是以加强铁矿石话语权为由头,实则是矿山利益集团的游说。税负要从保护资源、环境角度出发,切不可短视。国内矿山对生态环境、当地居民、经济发展等各方面都存在着欠债,微薄的税收甚至不足以弥补对地方生态环境的破坏,矿山减税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道路。

技术支持: |